【双花平乐】平安喜乐(一)

这两天差点“活人让尿憋死”,排版各种出插曲事故,好不容易才把这篇排完……

这篇不是长篇,封面已经搞完……虽然名字有点俗……希望大家别嫌弃它……想出个小本儿……,纠结里面要不要加入之前的那篇《助人为乐》,看看大家给个意思?要是觉得不好就不加进去了。


平安喜乐(二)

平安喜乐(三)


住在202室的张佳乐养了只狸花猫,圆头立耳,身姿矫健,两只眼睛闪着精光,每天都不遗余力地给他作着祸。不是抓烂了他的牛仔裤腿,就是勾脱线了他的袜子,等张佳乐发现的时候,它通常都是挺着胸脯仰着脑袋蹲坐在衣柜上,摆出一副瞥都懒得瞥他一眼的高冷姿态,若无其事地打个哈欠,或者抬腿蹬蹬耳朵,任由张佳乐气急败坏地在下面喊“平安你给我下来”。

那只猫叫“平安”,是他在桥洞下面捡的。冬天气温最低的那几天,正赶上连着冬雨,这只看起来不足三月的小猫就缩在桥洞下面的枯草丛里悄声叫唤。张佳乐来回路过两次都听到了,也不知道是哪声叫得让他软了心,跑下堤坝把那只奶猫搂着揣进自己怀里,从此以后,就担负起了“铲屎官”的庄严使命。

那会儿,张佳乐还住在公司的职工宿舍,由于他育猫无方,奶猫频频叫唤,养了还不到一周就被发现,后勤经理拍着也不知是哪一年制定的规范手册警告他,要么丢掉猫,要么搬走人。

张佳乐十分不齿后勤经理这没有爱心的表现,但他又抹着脸去跟人家央求,好听的说了半天依旧不得通融,最后对方下了通牒,给他半个月的限期,让他找房搬家。

带着猫的单身男人不好找房,现在的租房户多数都爱清洁,猫猫狗狗这类会挠墙拆房的动物更是不得入内,一些挑剔的租户先嫌男人不爱清洁,后见他还抱着个猫,拒绝起来不由分说,张佳乐找了好几处房子都是因为这猫而告吹。

后来也不知是哪儿没留意到,奶猫得了场大病,张佳乐顾不上其他,一边央求经理再宽限几天,一边带着它来回跑医院,心疼得像是自己身上掉的肉。

“平安”这名就是在那时候起的,一反他小时候总喜欢以大花小花阿花命名的习惯,为的就是盼它能平安熬过这一关。

猫崽生着病,房期逼得紧,张佳乐每次带它去打针的时候,都摆着一副欲哭无泪的丧气脸,活像是喜儿被抢去抵债的杨白劳。宠物医院的护士妹子安慰他说这猫能治好,就是淋雨着凉得了肺炎,再加上还小,抵抗力弱,免不了要费点工夫,张佳乐这才勉强笑笑,可眉头却依旧皱着。

长相俊俏的青年总是容易得到女性群体的特殊关怀,张佳乐这眉头没展开,小护士赶忙坐在他旁边继续开导,张佳乐一手抱着猫,一手被猫抱着,唉声叹气道出自己的苦衷,小护士瞪着水灵灵的大眼,说这事儿简单啊!

听她这么说,张佳乐诧异,抬头见她蹦蹦哒哒跑到服务台旁边,拿起一张印着字的A4纸,上面写着一行电话和地址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张佳乐问。

“公寓。”小护士笑起来一脸的天真无邪。“可以养宠物的!”

“真的?!”张佳乐如蒙大赦,嗖地站起来,脸上也跟着放起了光。现在在他眼里,这小护士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!

谢过菩萨,张佳乐赶忙记下电话拨过去,跟对方确认是否真的可以养宠物。

接电话的是个老大爷,语速慢吞吞地连着“嗯”了几声,张佳乐兴奋地一挥手臂,抱着猫就往公寓地址跑。

他动用了自己工作以来攒下的大半积蓄,和对方签下半年租住期,回头收拾细软,抱上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搬进这个天堂般的好地方,一人一猫算是有了容身之处。

楼管大爷在给他钥匙的时候还在跟他念叨,说这楼原是家快捷酒店,正主家里有钱得很,就是儿子没正事,因为懒得管理,好好的一个酒店被他开成了青年公寓。张佳乐兴高采烈地边听边应声,心里好好感谢了这个懒得管理酒店的大少爷。

他住的202号房是个厢房,阳光不太充足,房间也比较小,相对的,租金也比对门正房便宜许多。张佳乐不在乎全楼就他一户住厢房的,搬家入住好几天,还时不时地夸一句“允许养动物的租房户都是大大的好人”。

 

在这儿住了半个月,他发现楼里养什么的都有。各种猫狗不在话下,鹩哥兔子迷你香猪也都在电梯里见过,至于一些从没拿出来显摆的住户,养的就是些蝎子蜥蜴变色龙这种另类宠物了。

养宠物的人很容易找到共同话题,再加上张佳乐自来熟,跟谁都不见外,所以见过几次面的人他都打过招呼,记得住名,唯独他对面那两间房,只听过狗叫,没见过其主人。

越没见过就越好奇,可再好奇也不能去凿开人家的门看里面住着啥人,偶尔拐弯抹角地打听打听,也没有谁能说出个故事来头。所以这在张佳乐心里埋成了个未解之谜,一直揣着,只等着神秘住户们真相毕露的那天。

新住处离公司远,平时张佳乐习惯了上班前半小时起床就可以赶到车间的作息安排,搬到这后就不得不提早一小时出门,换两趟公交再走500米路程。下班也是如此,一天总共24小时,现在扔在路上的时间要比从前多出两个小时,他顿时感觉私人时间紧张不少。

平安不是只安静的猫,病愈之后就展现出它的活泼本质。张佳乐上班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,它没少祸害他的衣物用品,这间接导致了张佳乐的“恋家情结”。只要下了班,他就风急火燎地往家赶,开门前都要给自己做几次深呼吸,以防止看到平安打造的新一轮惨剧后心脏接受不了。

就在张佳乐每天都忙三倒四,顾不上其他的时候,他和201号房的住户见面了。

说来也巧。那天部门聚餐,回来时已经过了晚上八点,张佳乐喝了点小酒,情绪还有点小兴奋,他童心未泯地甩着胳膊从公寓门前那片绿化草地边上绕到石板路上,一脚踩一块板,如同跳格子似的往前蹦。快到公寓楼下时,楼前晃出个人影,黑暗里就听他喊了一声“……乐!!”张佳乐跟跳秧歌似的挥着手大声应他,“哎——!!”

他心里这个美,想着一定是四楼那家又做了好吃的送来分享,便轮着胳膊一路小跑跑过去,等跑近了仔细一看,这人他不认识。

张佳乐顿时愣在原地,对方也被他那声答应应得一脸错愕,直愣愣地看着他跟个飞不起来的鸟似的从远处扑腾到他面前,嘴里又叫了一声:“喜乐?”

“佳乐。”张佳乐指指自己。

他和那青年男子面对面站着,四目相交,面面相觑,大眼瞪小眼互视两秒,张佳乐脑中浮出个意识——他听岔名儿了!

可还没等他开口给自己搭台阶,一股迅风暴雨般的外力冲上来给他撞了个趔趄,张佳乐猝不及防,左腿一滑绊到右腿,一屁股干净利落地坐在石板路上,“扑通”声还没落呢,就听他先扯着嗓子大喊一声:“我的大衣!!白的!!!”他顾不上疼,先心疼起自己的衣服来。

自带忧郁气质的张佳乐向来在穿着上格外用心,什么衣服搭什么裤子,什么裤子配什么鞋子,什么色毛衣衬什么色外套,他都特别讲究。今天他穿了个米白色的长款羊绒外套,配着驼色休闲裤,一身都是干净色,现在全挨到了地上。

张佳乐一脸怨恨地看着按在他身上的活物——一只纯白萨摩。那货正兴高采烈地冲他吐舌摇尾,丝毫不觉自己作了祸。它的主人收起刚刚脸上乍现的惊讶,努力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,指指那只白狗,说:“喜乐。”


评论(7)
热度(52)